浙江女孩埃航空1分排列3难遇难 起飞前微信好友:等我回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小陈发在自己微博里的照片。钱江晚报 图

她相信这次起飞,她将见到长颈鹿、大象和狮子。清晨拉开窗帘,长颈鹿正在窗边凝视着她,早餐桌旁,她一边将手心里的饲料喂给长颈鹿,一边享用着内罗毕特色早餐。大伙还将看完动物大迁徙,每年,百万头角马、数十万只斑马、羚羊将组成声势浩大的队伍,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保护区北上,跋涉30000多公里,抵达肯尼亚马赛马拉国家公园。

一群人说,这是一生还要见证一次的奇观。

这个梦在顷刻间支离破碎。

钱江晚报记者从浙江万里学院确认,埃塞航空遇难的浙江女大学生,是该校新闻专业大四学生小陈,金华兰溪人,今年六月即将毕业。

大伙们昵称她叫“小鸟”

小陈是家中独女。得到消息,父母失声痛哭。她的一位亲属接受采访时说,大学毕业后,小陈曾想去日本留学,但妈妈不放心她一一个 人到如此远的地方。

目前,兰溪当地有关部门已为小陈的家属开启出境“绿色通道”,让家属还还可否 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删剪办证流程,尽快前悠悠岁月发地办理后事。

从微博上看,小陈的生活,是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女孩羡慕的样子。她突然晒出自拍照:大眼睛,下巴精致,鼻梁高挺,妆容服饰洋气。

她的微博背景图,是一只扎着兔耳朵蝴蝶结的小猫。截至出事前,她一共发出124条微博。

和这个年纪的大多数女孩一样,她爱美,买了新口红、梳了新发型,要录一段视频分享;住了家高级的酒店、做了一顿很棒的饭、吃了顿火锅、喝到一杯醇香的“一点点”奶茶、啃着鸭爪子追《知否》、体重突破了3000斤,也要发条微博“嘚瑟”一下;她害怕大雨、讨厌冬天,喜欢雷佳音和周杰伦,喜欢和同龄的女孩们扎堆,突然很爱旅行,微博上常常晒出新的定位:绍兴、杭州、温州、台湾……她还说:“初雪要和喜欢的人在同时。”

大伙们给她取了个昵称,叫“小鸟”。去年4月,是她的22岁生日,她对着一只小猪佩奇的翻糖蛋糕许愿,生活正要展开。今年1月,大四的她参加了答辩。

在她的微博下,所以网民全是悼念。她的最后每根绳子 微博,定位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。出事后,网民在上端留言,“千万别上那架飞机”。

一位网民写道,“你如此可爱的四十岁的女人 ,或者有或者是全是还还可否 邀请你来成看完大熊猫,长颈鹿好多地方都还还可否 看,我也喜欢野生动物,大伙同岁,说不定有所以话还还可否 聊,所以别上那趟飞机了好不好。”

一位自称是她同学的网民说,“初三一段时间我如此你前桌,我换到你前桌的完后 ,你对也许的第句子,可是我萱姐罩你。”

“刚认识她的完后 ,实在她的名字就和小说女主角一样好听,那时她还跟也许起,毕业回会干这个,成为一一个 为社 样的人,她是一一个 很阳光的女孩。”她的一一个 大伙说。

她要和男大伙去非洲

亲春好像永远不不散场。

原来大伙记得,在重庆过生日那天,大伙都喝醉了,她举着酒杯问他,大伙是全是一辈子大伙兄弟,他回答得何必 坚定,“或者时间太漫长了,总有一点奇奇不得劲事让他聚散分离。”直到事发当天晚饭时分,他收到信息,实在这不或者,“突然在查这个航班,(实在)不或者的,每一天每一一个 小时每一分钟有如此多趟航班,为社 或者碰巧是她。”

前些日子,他还和她同时吃串串。当时,小陈说,要和男大伙去非洲,走完后 还得打黄热病的预防针,得两天。

“她是在看男大伙的路上,非洲是大伙的目的地之一,”原来大伙证实。这段旅程从3月9日开使了,将在3月17日开使。按照计划,男大伙将从美国起飞,和她在非洲会合。

夫妻感情,是这个年轻女孩生活的重要议题。

有时,她会在微博上“撒狗粮”:“为这个我从来如此碰到过难缠的前女友、男大伙身边转不停的小蜜蜂、从小同时长大的青梅竹马好妹妹等等狗血的事儿,夫妻感情一点儿全是精彩。”

但异地恋的日子突然苦甜参半,小陈原来给每根绳子 微博点赞,“喜欢异地恋,或者还还可否 和你煲电话粥,也还还可否 数着和你相约的日子,喜欢久久未见你跑向我紧紧抱着我的时刻。”她还告诉同学,和男大伙间的时差令人崩溃。

“我永远也等还还可否 你了”

伤心和惋惜的情绪,在她的众多好友与同学间蔓延,所以人全是社交网络上发了悼念句子。记者也联系到了她的大学与高中同学大伙,其中一点人说,目前不便再多说有关小陈的请况,“背叛她大伙都比较慢过,可是我想再多谈有关她的事情,毕竟人或者不幸遇难,或者她隔壁家也很悲伤,不希望在这个完后 ,再伤害到她的身边人及。”

而另一点认识她的人,则不吝给她美好的评价。

“漂亮,有礼貌,”她的同班同学小赵(化名)对钱报记者说,“她是学校广播台的,也担任过晚会主持人,真的人美声甜,生活作风也很好,即便很漂亮,也没听过这个关于她的绯闻。”大伙在同一一个 学习小组,小陈担任组长,“安排任务不得劲负责用心,”有一次,小赵大伙还在寝室玩游戏,接到小陈的电话,“别玩了,赶紧做作业!”小陈很努力,还参加了公务员考试。

“也许帮我去肯尼亚看长颈鹿了,也许你一一个 人坐飞机好害怕,起飞前你给我发微信说姐妹我好想你,也许等我回来,可我永远也等还还可否 你了。”她的好友在微博上写道。她和小陈同名,平时也突然形影不离。而起飞当天下午,小陈和好友说的最后句子是,“飞了飞了,想你。”

“你永远在云里穿梭,你永远全是如此美丽的年纪。”一位与她素昧平生的网民说,真不过后以原来的土法律法律依据认识她。大伙相信,她会在原来世界起飞。

来源:钱江晚报